长江商报 > 汉王药业扣非降超7%曾涉商业行贿四次   销售费三年超8亿研发费不足2000万

汉王药业扣非降超7%曾涉商业行贿四次   销售费三年超8亿研发费不足2000万

2022-06-13 07:15:59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蔡嘉

华邦系A股版图继续扩张。

日前,证监会受理华邦系参股公司陕西汉王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王药业”)沪市主板IPO申请。目前,华邦健康(002004.SZ)控股子公司汉江集团持有汉王药业30.08%股份,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前身为汉中中药厂的汉王药业,自称拥有12个剂型、116个中成药批准文号,其中6个品种为独家品种。但据招股书披露,2019年至2021年,汉王药业核心产品强力定眩系列产品收入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超过8成,产品结构单一。

值得一提的是,汉王药业曾在这一核心产品的开发过程中卷入“贿赂门”。裁判文书网显示,时任汉中市科学技术局总工程师舒宝安曾在2013年和2014年分四次收受汉王药业贿赂25000元。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汉王药业“重营销轻研发”特点突出。2019年至2021年,公司研发费用合计为1942.74万元,占同期营收的比例仅为0.94%。而同期,公司销售费用合计8.14亿元,占同期营收的比例为39.53%,为公司研发费用的41.88倍。

华邦系持股超30%为第二大股东

公开资料显示,汉王药业前身是全民所有制企业陕西汉中中药厂,后者最早可追溯到1937年成立的广泰和药店。2000年,汉中中药厂进行改制,汉王有限由此设立。2019年9月,汉王有限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

目前,森汉实业直接持有汉王药业37.15%股份,为公司控股股东,冯振斌、张菊霞夫妇合计控制公司54%股份,为公司的共同实际控制人。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汉王药业还是华邦系的参股公司。目前,汉江集团直接持有汉王药业30.08%股份,为后者第二大股东。华邦健康则持有汉江集团84.99%股份,为其控股股东,并间接持有汉王药业25.57%股权。

在资本市场中,华邦系已经颇有名气,其背后的张松山手握多家上市公司控制权,除了核心上市平台华邦健康之外,还包括旅游业上市公司丽江股份、去年9月登陆创业板的凯盛新材,以及北交所上市公司颖泰生物、新三板挂牌公司秦岭旅游。

按照汉王药业的计划,此次公司拟公开发行新股不超过4010万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4.83亿元。如果公司顺利完成发行并上市,华邦系在A股的投资版图将进一步扩张。

据汉王药业介绍,公司是一家集中成药研发、生产及销售为一体的现代化中药制药企业。公司拥有片剂、丸剂、颗粒剂、胶囊剂等12个剂型、116个中成药批准文号,其中6个品种为独家品种。

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1年,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6.2亿元、7.08亿元、7.31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53亿元、1.79亿元、1.81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33亿元、1.55亿元、1.43亿元。

其中,2020年和2021年,汉王药业的营业收入同比分别增长14.06%、3.3%,归母净利润同比分别增长16.79%、1.09%,扣非归母净利润同比分别增长16.67%、-7.44%。可以看到,近两年公司业绩增长已然乏力,去年扣非净利润更是出现下滑。

而从盈利质量来看,2019年至2021年,汉王药业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71亿元、1.64亿元、1.6亿元。其中,2020年和2021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分别减少约4%、2.7%。

产品结构单一研发费用率不足1%

号称拥有上百种中成药批准文号,但汉王药业的主要收入却来自于单一产品。

汉王药业介绍,公司核心产品为强力定眩系列产品,这也是公司的独家品种之一。据统计,2020年我国城市公立与城市社区医疗机构终端眩晕药市场前十大品牌中,公司生产的强力定眩系列产品市场份额合计达66.7%,位居细分行业第一。

2019年至2021年,汉王药业来自于该产品的收入分别为5.23亿元、6.15亿元、6.32亿元,占各期公司主营业务的比例分别高达84.78%、86.97%和86.55%,并为公司贡献了超过九成的毛利。

同期,公司其他主要产品中,舒胆片的收入占比分别为3.03%、2.43%、2.46%,强筋健骨系列产品和益脑心颗粒的收入占比均不足2%。

收入结构尤为单一,汉王药业每年大手笔投入销售费用,但研发投入力度极低,“重营销轻研发”特征明显。

2019年至2021年,汉王药业研发费用分别为421.01万元、414.92万元、1106.81万元,研发费用率分别为0.68%、0.59%、1.51%。公司仅在申报IPO前一年研发费用超过千万元,且三年研发费用合计为1942.74万元,占同期营收的比例仅为0.94%。

据汉王药业介绍,公司2021年研发费用增长主要是新增研发项目导致原材料投入较多所致。招股书显示,2018年和2019年公司立项的4个研发项目均达到“已验收”状态,2020年未新增内部研发项目。2021年,公司新增两大内部研发项目,其中一项为“强力定眩片制剂工艺改进研发项目”,两大项目目前仍处于“进行中”状态。

而2019年至2021年,在以学术推广为主要推广模式的背景下,汉王药业的销售费用分别为2.47亿元、2.75亿元、2.91亿元,销售费用率分别为39.88%、38.82%、39.88%,三年销售费用合计为8.14亿元,占同期营收的比例为39.53%,为公司研发费用的41.88倍。

值得一提的是,核心产品强力定眩系列产品的开发过程中,汉王科技卷入了“贿赂门”。裁判文书网2017年发布的一则刑事裁定书显示,被告人舒宝安任汉中市科学技术局总工程师期间,分四次收受汉王药业贿赂25000元,其中涉及2013年和2014年汉王药业申报的陕西省“强力定眩胶囊”工艺优化科技项目、陕西省天麻山茱萸新产品创新开发项目。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